红红白白

=nilo 资深熬夜咨询师 黑白选手
lof周更
丰唇请找我(小声)

太久不画画了 失去了画笔的温度

【邱蔡】道性相生

某秀丽武当用户:

是這樣子的。


這裡有個邱蔡小料,希望大夥瞭解一下。
一開始只打算和群裡的老師們私下交流的刊物,如果喜歡的小夥伴們多的話,應該會印一本小料出來。
價格大概不超過25r。
如果有興趣的小夥伴,希望可以幫忙點個紅心和小藍手,順便在評論里扣個1方面看一下人數,謝謝大家啦。


封面的話,是nilo老師 @红红白白 繪圖🙏


如果有什麼意見的話,也歡迎在評論里提出來,謝謝大家。


下面是試閱↓


【蝴蝶 @今天的蝴蝶依旧没有存在感 】《春困秋乏》
        在武当待了才几年的蔡居诚脸上的稚气都还没褪干净,修为却早就赶上了比他大了好几岁的弟子。不过被人叫师兄还是头一回,点点头颇为受用的拉过邱居新的手,说要带他逛逛武当。
        邱居新一抬头,恰好对上了蔡居诚那双充满温和笑意的眼睛。
        从那以后,再也没能出来过。
        可惜的是,邱居新也没能再看见过那么温和的,会牵着他的手耐心的给他介绍武当的蔡师兄了。


【小不會 @不会数学 】《枕夢入別》
 当看清那个来“点香”的武当弟子从衣襟中掏出并双手奉上的东西是何物时,蔡居诚的怒火几乎从脚心烧到天灵盖。靛青色纸皮上龙飞凤舞地扬着三个大字,笔迹不甚娴熟,就连旁边不慎低落的墨点都是记忆中的模样。
这一定是邱居新刻意挖苦。若是这屋子隔音稍微优秀一些,他一定会甩袖将这破烂扫下,再一把掀翻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弟子面前的茶几。
那弟子低着头观察着这尊落魄大佛的脸色。放也不是,收也不是,只好硬生生地捧着,思考怎么着才可以尽可能少地碰到这个鬼面阎王的逆鳞。
他说:“蔡师兄,邱师兄拜托我务必将此物给你。里边装着什么我没看。你且收着罢。”


【慵七 @慵七 】《复命》
蔡居诚运转真气,陡然间从树上闯进了邱居新的房间。
屋内,一张凳子被劈成了两半,笔墨纸砚散落一地,蔡居诚踩着风飞进来,邱居新堪堪打开忘尘匣。
五道飞剑的光影一闪而过,窄小的屋子里充斥着兵器交接的声音,邱居新一眼就看到了蔡居诚,一直波澜不惊地眼睛闪过一丝错愕。
蔡居诚扬起嘴角,不屑地看向邱居新,他说:“没想到吧!”
邱居新蹙眉,拦下蔡居诚一记掌风,退到床榻边,说:“师兄!”
邱居新难以相信,问蔡居诚:“为何?”
蔡居诚一脸厌恶,牙根咬得死紧,炁从体内发出,杀意浓浓。
他喝道:“邱居新!拿命来!”

昨天晚上去了趟不归谷 怕装备被打掉就换上了这套
意外的好看(›´ω`‹ )

这两天的状态是:
前一天晚上熬夜→早上起来超级困→睡它个课间→晚自习接着
根本没时间画画!
但是
眼圈+2

没人
没人我就混更啦

(*´艸`*)随便戳了几下w好久没画花花了

。゚(゚´ω`゚)゚。我觉得 把别的太太的画转载到自己lof 然后被点赞了真的很过意不去……以后就只点推荐了 对不起 对不起qaq

空间发不了
腾讯是真的严格
亲友的少林 太骚了 画不出万分之一神韵
打不过 根本打不过

一个一点都不像怜怜的怜怜qaq
我可能只从学校带了jio回来
不打tag了 尴尬

给蛰蛰生贺(灬ºωº灬)混更一下
指绘好不习惯(瘫)